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导演郑大圣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0

导演郑大圣:我为什么拍摄文学经典 光明鲁博林颜维琦 在茅盾诞辰120周年之际,导演郑大圣这个名字在业界小小 火 了一把。前段时间,由他执导的由茅盾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蚀》五部曲在上海文联的文艺会堂完整放映,带给文学与电影爱好者不小的惊艳。有人说这是 今年最好的国产片 ,但同时也有声音直指,这样的影片 进院线太难 。究竟是怎样的电影,会让观众产生如此不同寻常的反应?

他们把我的片子叫作 文学遗产电影 。 在一家僻静的咖啡馆见到郑大圣时,他穿着黑色T恤,运动中裤,看前一页[1][2][3][4][5][6]下一页2012年9月7日似轻松活泼的外形,却掩不住一身书卷气。 文学遗产电影的概念是石川老师提出来的。其实中国早就有这种类型的电影,国外就更多了。然而最近几年,它们在国内几乎绝迹,我想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在郑大圣眼里,用电影的形式改编文学名著,是一件促成全民阅读的基础工作,而基础的工作倘若没有人做 是很可怕的 。当然,好的意愿想要付诸实践同样需要好的机缘。对郑大圣而言,这一机缘便是作家出版社的 文学电影 计划。

作家出版社大概是想效仿BBC,把握有版权的大量纯文学作品改编成影像,让经典一代代接续。 郑大圣说,当时作家出版社找到他,他欣然应允,先是拍了两部根据天津本地作家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天津闲人》和《危城》,后来接拍茅盾的《蚀》。恰好这时央视请郑大圣试验 4K超清 技术的制作,他寻思着能够 一箭双雕 ,于是便有了这5部不同凡响的文学遗产电影。

然而,电影改编文学经典并非易事,郑大圣对此也了然于心。 对我而言,好的小说,好的人物,一切都呈现、归结在语言好,阅读的时候能感受纯粹的语言快感。但电影的介质不同,必须经过再叙述、再建构。这个重新架构的过程,小说帮不了你,只能自己形成,最终你必须让读者感受到,一切还是来自原著的 核 。

以《蚀》为例。茅盾的《蚀》三部曲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结构好的小说,而是在报刊上连载的畅销作品,换句话说,也就是当时的 青春小说 。而那时的茅盾也是 小鲜肉 的年纪,《蚀》正是其处女作。 人物在三部曲中有同名异质,也有异名同体,相互之间彼此折射。在改编时,为了让其符合电影叙事,就必须对人物进行排列组合、加减乘除。而且在反复精读原著时我们发现,90年前年轻人的情状和心态,现在读来一点不陌生 幻灭 动摇 追求 ,这三个词既是原著的 核 ,也拥有超越时代的普遍性。

对郑大圣来说,经典文学会穿透它描写的年代和作家书写的年代,这就是经典的力量所在。谈到现在重读莎士比亚,他常会 掩卷太息 ,而遨游在狄更斯的世界中,世界观又会有不断的 重构和创新 。经典的故事在不同的时代就会有不同的演绎,从而得到持续启发和重新出发的可能性。

英国人拍狄更斯,法国人拍雨果,《战争与和平》不断地被拍摄,而且是跨国家、跨语种的拍摄。华人导演李安可以拍摄简 奥斯汀的《理智与情感》,如果有证监会发言人曾表示一天中国现当代文学也请非华语的导演来演绎,文学遗产就真的活了。

谈到文学,郑大圣不时地停顿下来,像是出神,又似在思考。对于经典,他保持着敬畏的态度,这同许多文化人无二。但同时他了解,经典需要和读者彼此滋润,而非高坐神坛。尤其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全民阅读的氛围淡薄,更须以新的形式来承载经典的意义。相比于让作品 一鸣惊人 ,他更期望正常的、周期性的创作、再创作和鉴赏。唯有不同的风格、创意、演绎方式持续不断地出现,那才 正常 。

当被问及改编作品是否会感受到来自经典的压力,郑大圣笑了笑说: 常改常新才是活的,活着的才是经典。 他记得文学评论家陈思和说过,文学经典有很多种改法,既有忠实于原作的 改编 ,也有创造性的自由 改写 。而后者的意义在于,这可能是对经典文本的一次激活,甚至是挽救。

采访最后,他提及意大利小说家卡尔维诺在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永恒之问: 我们为什么阅读经典? 在卡尔维诺笔下,经典作品是这样一本书,它 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 ,它 帮助你在与它的关系中甚至在反对它的过程中确立你自己 。郑大圣觉得,文学遗产电影的意义和答案,最终只能由每个人亲自去寻出。

碧凯保妇康栓预防宫颈癌吗
聊城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渭南去哪里看白癜风

上一篇:发布会现场制作人公布节能

下一篇:共105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咏胜棋楼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