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龙迹第三十四章沙漠中的城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0

龙迹 第三十四章 沙漠中的城

“走吧,我们要找的人不在这里。”郭永自半空落下,重新回到三女身边,脸色却有些凝重。

“怎么一回事,”三女不解,花裳代为问道:“难道胡蝶姑娘和大石头沒來这里吗,”

“來是來了,不过从搜寻的记忆來看,他们的境遇堪忧。”略作停顿,郭永详细解释道:“按照我得到的消息,胡蝶几人四天前便來到了此处,只不过胡蝶已经被程法老给抓起來了,如今已经送到了血蝴蝶部落的总部,生死不明。至于石劲则因为当日程法老主要针对胡蝶才有幸逃脱。”

“以大石头的性格,他一定回去血蝴蝶部落救人的。我们现在便动身去那里。”花裳与石劲自小一起长大,对后者的了解,远超于众人。

郭永点了点头,沒有在多无法确认内存大小。不过说什么,率先向着血蝴蝶部落的方向而去,心中却一直在暗自分析着敌我差距。

其实郭永得到的消息并非这么简单,只不过沒说出來只是不想让几女太过担忧罢了。从那人的记忆中,郭永知道,程法老将胡蝶送往血蝴蝶部落,实则是为了逼胡蝶的母亲现身罢了。自血蝴蝶部落分崩离析之日起,胡蝶的母亲便带着少阴地寒石从此下落不明。

之前流传出去的消息都是胡蝶之母下场如何凄惨,实则并非如此,只不过是想以此为饵,吸引胡蝶上钩罢了。堂堂血蝴蝶部主,耀境七阶强者,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受人9月1日起摆布。

郭永可以预见,在血蝴蝶部落之中他将要面对怎么样的境况。不光要面对血蝴蝶剩余的三**老,很有可能还有迅电盟的耀境强者。局面已经不能用严峻來形容,但这是得到两大神石获取力龙碑的唯一机会,郭永别无选择。

自银沙部落到血蝴蝶部落总部,相距近八百里。四人风雨兼程,马不停蹄,也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到此处。

当第一眼看到血蝴蝶部落的时候,连郭永都被深深的震撼了。较之之前所见的那些部落,血蝴蝶虽说依旧依附于绿洲之中,但却更像一个城池。

规模庞大的巨石城墙将整个绿洲的湖泊和房屋全部包裹在其中,这里的屋舍已不再是以木头拼接而成,而是用石块堆砌而成。不论是绿洲的面积亦或是湖泊的面积,都是郭永进入大漠以來所见之中最大的。

这里看上去不像一个沙漠部落,更像是一座城池,虽然不及东胜某些大城繁华。但这里同样商铺林立,來往人群络绎不绝。

“这里好美啊,”四人立于远方沙丘眺望,三女忍不住赞叹。

“走吧,我想我们进去应该不会有人阻拦。”郭永看到城门下來往进出的商队,便知晓这里想來便是漠南之地的物品兑换之地。平日里各个部落往來于此交换买卖东西,时常出现新面孔实属正常。

果然一切都如郭永所料,四人进程之时,两旁守卫都不曾正眼看他们,又何來阻拦一说。

这里虽说是血蝴蝶部落的私有之地,但因为往來的商人无数,整个城市都显得拥挤。城中的房屋建设风格与东胜城市极为相似,只不过因为都是环湖而建,有些街道略短罢了。

“这里居然有一家酒楼。”四人默默在大姐上行走,郭永满心想着的都是该去哪里打探消息。倒是三女完全被这突兀的大漠之城所吸引,一路上东看看,西望望。

酒楼,郭永闻声望去,还真在十米开外发现了一家酒楼。看三女欣喜的表情,郭永便知连续多日的干粮已经让三人吃腻了,她们想换一换口味儿。也罢,世间之人最喜欢茶余饭后聚在一起谈论见闻,酒楼不失为一个打探消息的好方法。念及此处,郭永便道:“既然有酒楼,那便进去坐坐吧,”

得了郭永的允许,三女欢欣雀跃,结伴三两步便冲了进去。郭永本想跟进去,却在收回目光之际,在一处墙壁上看到了贴出的告示,胡蝶的名字跃然于告示之上。

这告示有些陈旧,显然贴出的时日已经有几天了。故此看得人已经不多了,只有零星的三两人。郭永如今最缺的便是消息,这等送上门的消息又怎么会错过。

三两步來到告示之前,当阅读完告示上的内容,脸色不免一寒。那三**老居然为了逼胡蝶之母现身,不惜处死胡蝶,日期便定在明日的午时,当真是歹毒。

“小兄弟是胡蝶的什么人,”就在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自郭永耳畔响起。回身望去,此女子头戴黑纱斗篷,看不清相貌,但那曼妙的身体却足以使任何男人热血喷张。

那女子如今正面对着郭永,显然是在与郭永说话。

郭永上下瞅了瞅那女子,戒备之心大起。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是人与生俱來都会防备。郭永微微一叹,并沒有说真话。“不相干的人而已,只不过曾经见过胡蝶姑娘天仙般的容颜,觉得就这般处死有些可惜了。”

“仅此而已,”那女子似是有些不信,侧目追问道:“一个不相干的人为何看了这告示,表情会如此凝重,”

“阁下不用套我的话,我还有同伴在等我,先告辞了。”如今整个血蝴蝶部落都被三**老掌控,城中耳目众多,难保眼前之人不是三**老的人。

抱了抱拳,沒有给对方再开口的机会,郭永直接转身进入了酒楼之中。得到了该知道的消息已经足够了,接下來便是寻找解救之法,沒必要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说一下沒用的废话。

酒楼之中,三女已经点好了菜肴,就等郭永的到來。郭永将自己看到的告示内容说给了三女,众人便陷入了沉默,开始一起想办法。

其间,偶尔也能听到别桌的食客在谈论此事。只不过他们只是将此当做一个谈资罢了,纵然语气中有叹惋之意,却毫无怜悯之情。这便是修炼界,只要事不关己,他人死活与我何干。

一番思索,却始终寻不到一个好的办法,最终也只能决定明日午时强行夺人。因为可能会同时碰到多名耀境强者,所以郭永并沒有让三女出手的意思。

插足饭饱之后,四人就在此处订好房间,便去往了那将要处死胡蝶的刑场。不论是明抢还是暗夺,郭永都必须先摸清楚这里的环境。

当然,郭永也趁机埋下了十余颗地雷丹。不求炸死多少人,只要能制造混乱即可。

一夜无语。

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人赶往了那行刑现场,目的自然是想占据一个靠前的位置。郭永四人自然是不例外,不过为了担心营救失败,郭永并沒有与三女站在一起,怕连累了她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之上,人已经越來越多。

就在郭永百无聊赖之际,身旁再次响起了昨日那女子的声音。“小兄弟來的这么早,是有什么企图吗,”

闻言,郭永心中一跳,暗道:这女子不会真的是三**老的人吧,握了握拳,郭永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我能有什么企图,这里比我來的更早的人多的是,难不成人人都有企图,”

“那倒是可惜了,我本想与你联手的。”那女子依旧昨日装扮,很是惋惜的道:“实不相瞒,在这偌大的血蝴蝶部落之中,我沒有人敢去相信。倒是昨日第一次见到小兄弟便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看來这一次我的直觉有误。”

这话让郭永很是诧异,不免多看了对方一眼。无奈通天之心居然观察不出对方的内心,郭永只能暗自揣测。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不是胡蝶的母亲,便是三**老的人,故意來套自己的话。

“到时候再说吧,”郭永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在不能百分百确定对方身份之前,郭永也不想暴露自己的意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四下全都是错杂的议论之声。众人在推测,蝴蝶之母会不会前來营救自己的女儿。

终于到了正午时分,一声啰响划破长空,四野顿时寂静。

众人最想见到的场面便要上演,每个人都屏息凝神。不多时,一队人马押送着囚车自远处缓缓行來。那囚车之中略显清减,蓬头垢面的女子乃是胡蝶无疑。

看到胡蝶,郭永身旁那女子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就连呼吸都便的急促。这一切都被郭永收入眼中,微微侧目,暗叹,难道此女真的是胡蝶的母亲,若正如自己所想的话,那么今日截囚之事便会多少几分胜算。

囚车越來越近,最终停在了广场的中央。胡蝶一身落寞,寂寥无声,白色囚衣之上有着道道血痕,显然受了不少皮肉之苦。这些触目惊心的伤,让郭永都有些动容。但修炼界本就如此,在绝对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会常怀怜香惜玉之心。

那血蝴蝶的三**老似是有意等待胡蝶之母现身,并沒有第一时间登场。而是派上了几名手持长鞭的下属,对着胡蝶又是一阵鞭策,那声声入骨的声响让人看了不免揪心。

...

哪种药治肝纤维化有效果
天津整形美容
长春白癜风重点医院

上一篇:人民的名义中最厉害的女角节能

下一篇:心动的信号变渣男的前兆节能

相关阅读